banner
海畔知音 ─ 美人魚樂章慈淨
耳邊的嗡嗡聲響

「嗡嗡嗡~~~嗡嗡嗡~~~」從前陣子開始,我的耳邊一直都有類似動物鳴叫的聲音,這個聲音剛出現時,我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,所以不時以手去搓揉耳朵,以確定是否是一時接錯頻道聽錯了。不過奇怪的是,每次聽到這個聲音,似乎都在警告或呼籲我當下做事要小心,例如前面路況不好,聲音就會響起,而妙的是,我居然聽得懂它要叫我小心安全;又或者當日沒有打坐或誦經,聲音又會再度響起,叫我要努力修行。諸如此類的事情一再發生,對於這樣的狀況,原先我沒有特別去想什麼,直到有天回福馬跟淨定師姐聊起近來生活點滴才說出這件事,也才想起,在偶然一次回溯時,我莫名其妙地全身發冷,眼前是一片深藍色大海,突然間,有人伸出手把我一直往他身上拉,我一時不能適應,不斷地將手抽開。因為現世的我是人類,在回溯狀態時,我感到海水溫度太低(和日常生活的氣溫相差太多),所以導致身體顫抖不斷,喘不過氣來,經過片刻後,我看到的畫面是,我竟然跟這位拉我的男士是同類─魚族(現今社會大眾所稱的「美人魚」)。但是因為當天有事需要提早離開福馬,只好先結束那次的回溯經驗。我想這也許跟耳邊常出現的聲音有關,便跟師姐提起此事,而她也很好心的幫我回溯查明其中緣由。

揭開神秘大海的幕簾

在回溯時第一個看到的畫面是跟之前相同的深藍色海洋,原來這位男士是我的伴侶,我們的同類很少,幾乎都跟海豚或鯨魚一起相處。我們的眼睛很漂亮,形狀很像是放大版的貓眼或外星人的眼睛,淡金色,好像沒有睫毛或者很少,耳朵如順風耳的形狀,頭髮很長,微捲,但因族而異。手指尖尖的,飽滿又修長,很喜歡唱歌,但都是唱出沒有歌詞的樂曲。我們的語言是類似鯨豚的聲音,用音波傳達,聽在耳邊很像是嗡嗡嗡的叫聲,如果想將聲音傳遞得更遠,可以運用腦後的力量達到。

我看到我在跟一隻很可愛的海豚玩耍,牠的叫聲跟這陣子在我耳邊迴盪的聲音一模一樣。雖然牠們的聲音跟現在人世間聲音音頻完全不同,但我居然都聽得懂牠們在說什麼,真是太神奇了!我們有時會跑到近海地帶,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遠洋或深海中游移。有天,我發現我的伴侶不見了,我非常地焦慮,一直跟海豚們尋找他的下落,找了好久好久都找不到,我既傷心又懊悔自己怎麼當時不在他身邊。事後知道他被人類捕殺了,我難過不已,久久不能自己,哭到全身無力,但還是很努力地跟著海豚們一起尋覓他的遺體,因為我想要親眼看到他!悲傷的氛圍瞬時籠罩著整個空間,我的身心感到無比的疲累,沒有力氣再看下去了,淨定師姐看了也不勉強我繼續回溯,於是我就先跟她告別回家了。

深藍色第二樂章

說也奇怪,自從那天做完回溯之後,我生了一場大病。我每天都全身發熱,耳邊的聲音不斷嗡嗡作響,它一直叫我要回去、要趕快回去!而我不知道它想要表達什麼,所以一直不予理會。等到我熱得難以忍受,且察覺喉嚨一直有異物感存在,我才認真地去聽那個聲音。原來,它是要叫我趕快回去大海中,說那才是我應該要去的地方。此後,我幾乎每天有事沒事都用冷水沖自己,覺得這種溫度才是我要的,現在人世間的溫度太熱了,我會喘不過氣來。這種情況大概持續了一、兩個禮拜後就漸漸恢復正常,而我也沒再去注意了。

有天回福馬時,老師一看到我,就問我近況如何,我記得當時回答地支支吾吾的,老師當下就叫我趴在桌子上,要幫我回溯到魚族那一世。畫面一開始又跳到了那片深藍色的海洋,那裏有兩座山,山中間有一圈海水,我與伴侶還有幾隻海豚高興地在這裡玩,海水的邊緣往下是片瀑布,通達另一片海洋。另一個方向是往人類的村落,一般來說我們不會游去那兒,因為人類對魚族很好奇,而且他們覺得吃魚族的肉可以延年益壽,所以我們不會有和人類主動交會的時候。除了白天的陽光照耀之外,海底的光線並沒有很充足,幾乎沒有人類會潛到這麼深的海中,但是物種十分多元化。海底之美,就像電視上Discovery等頻道拍攝的場景那樣,物種豐饒,有許多沒看過的生物,顏色多彩(不過深海中很少看到珊瑚),有很多生物都會發出漂亮的光芒,所以就算是晚上,還是可以清晰看見海洋的樣貌,仰賴這樣的光芒,我和夥伴們得以到處遊樂玩耍。令我印象深刻的生物是,有著橢圓形透明的身體,嘴唇形狀像兩條小香腸,如擦了橙紅色的唇膏般水潤潤的感覺,而圓圓水汪汪的大眼睛(這種眼睛通常只會在卡通漫畫中才看得到)更讓牠的吸睛程度加分,我為牠可愛討喜的外貌開心了好久!這裡的海龜通常都很大隻,也時常可以看到100公分以上的巨大牡蠣,牡蠣孕育的珍珠直徑有10公分以上,質地細滑且通透。海裡的珍珠有些類似玉,但是比現在市面上看到的玉質還要清澈瑩亮,非常地漂亮,十分稀有罕見。當時的我很喜歡將珍珠串成鍊,裝飾在手上或身上(不過我的海豚好友不解我的喜好,覺得這樣很累贅,而我只笑笑地答牠:「哎呀!你不懂啦!」)。物種與物種之間形成巧妙的共存環境 (海洋也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,小的以及老的生物很容易被淘汰掉),只要「人不犯我,我就不犯人」,大家秉持著這樣的關係生活著。

接著,時空又跳到伴侶不見的畫面,心急如焚的我一直在找他,不斷地哭,從啜泣到嚎淘大哭,哭到全身無力。因為傷心過度而體力不支,眼前只停留在剛剛那個畫面,無法繼續往前看,這次回溯也先暫告一個段落。

優美弧線下的哀傷

很巧的是,我與朋友們計畫的花蓮之旅就在不久以後。我們計畫在花蓮待上三天,最主要是去賞鯨及遠雄海生館。帶著興奮的心情出發前往賞鯨的地方,我耳邊又傳來嗡嗡嗡的叫聲,當時因為人太多,導致我聽不太清楚它們想要說什麼。我們一一上船,每個人都準備好相機或手機等著拍下鯨豚出現的畫面。船在海上繞啊繞著,突然間,一群一群的飛旋海豚出現在我們眼前,不斷地旋轉、跳躍,陽光撒下,耀映著海水粼粼波紋,海豚們在這片金色舞台上展出最優美的弧線,我為大自然生命的活潑生機而喜悅不已。忽地,耳邊的鳴叫聲漸漸增大,大到就算有人群的尖叫聲及說話聲我都聽得十分清楚。原來牠們是想跟我說,牠們等我很久了,真的非常久,希望我可以跟牠們一起回去……站在船上的我,不自覺往窗口走去,鼻頭一酸,淚水便從兩頰流下。我也好想跟牠們一起走,真的很想!耳邊的鳴叫聲再度響起,叫我跟牠們走,幸好我的朋友這時叫住了我,不然我真的差點就跳下海中,朋友很驚恐地問我在做什麼,我才離開悲傷與不捨的情境,被拉回現在。之後出現的是成群的瓶鼻海豚,看到牠們在海上快樂玩耍的樣子,我又不自覺地往窗口移動,我默默伸出手來,跟牠們說:「我也很想跟你們一起走,但是我現在是人類,這一世真的無法這麼做。」我的目光無法從牠們身上離開,完全忘了要拍照,就呆呆坐著等候回航,「重回大海懷抱」的念頭在腦海中迴盪不去。

隔天,我們一行人去了遠雄海洋生態館,生態館最有名的就是海豚秀。為此我們提早進場排隊。在就座前,我看到幾隻海豚在表演後台準備,我看了好難過,因為這並不是屬於牠們的地方,牠們是屬於海洋的,這樣的心情延續到表演開始。三隻海豚加上三位訓練員,一連串華麗炫目的動作驚豔全場,當大家鼓掌叫好時,我心裡卻是很傷心的,海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但是牠們無力的眼神訴說著:回去大海才是牠們真正想要的!我十分不忍看到這樣的畫面,也沒有心情再為牠們的表演喝采了!

深藍色最終樂章

花蓮之旅後沒多久,我到了福馬一趟,老師看到我後跟我說,有位新學員前世是王安石,可以請他幫我回溯魚族那一世。「美人魚與變法古人」,真是奇妙的練習組合。回溯的畫面跟先前一樣,映在眼前的是那片清澈的深藍色海洋,接著跳到另一個畫面,我看到我跟海豚還有一隻大烏龜一起找我的伴侶,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。西方國家的海域是我們當時的棲息地,我們游到了一個地方,海面上有零零散散的浮冰,也有小型的冰山(這邊出現的物種是平常比較看不到的),放眼望去是一座座連貫的山峰,因為人煙稀少,風景又十分舒適亮眼,所以此處是我們最喜歡的地方,不過偶而會有人類船隻現身在另一頭的海域中。我看見了一群一群在覓食的水獺,而我最喜歡吃的是海帶等浮游性植物,也會吃肉食,但不多,除非是在很飢餓的情況下。海豚喜歡吃魚,我也會陪牠們一起去覓食。那世的我最喜歡在鯨魚的白色肚子下玩耍,因為軟軟的很舒服(不過鯨魚都用很無奈的眼神看我玩他們的肚子),鯨魚肚子上也有些附著的食物可以吃,例如:小魚或蝦,浮游性植物等等,所以我和海豚都很喜歡跟鯨魚一起行動。

下一個畫面跳到深海中,那裡很黑,很暗,當時只有一隻烏龜跟著我。突然間,遠處有一個東西差點把我嚇死!他長得十分奇怪,有著像蛇形狀的綠色身體,遍滿鱗片,臉部鬍鬚是紅色的,眼睛是金色的,在這個昏闇的空間中,週圍沒有其他的海洋生物,我近看後才發現他是一條水龍(身體會發出青綠色的光芒,遠看的瞬間真的讓我心跳急速飆高)!他應該是掌管海的龍王,大家都會聽他的話,各司其職,不踰矩。奇特的是,他的爪子下還有一顆很像水晶的圓球體,淡紫色,質地很別緻細膩(這種紫色很像了華師姐所配戴紫羅蘭緬甸玉珮的紫)。可以看到海龍王的機率很低,因為他很少會出現,除非海洋有危機,或被侵犯時,龍王才會現身維護海洋的和平。

之後,我們一直很努力地尋找我的伴侶,不過依舊沒有任何音訊。事後海豚跟我說,牠覺得我的猜測沒有錯,應該是人類把他殺了並煮來吃,因為吃了我們的肉可以長命百歲。其實我早就知道是如此了,只是一直不想去正視與接受我的伴侶已經死去這件事情,所以都避而不談。我也曾想為他報仇,把殺了他的人類都殺光,但又怕這樣只會帶來更多後患,於是打消了這個念頭,跟著其他海洋生物一起度過我往後的餘生。順帶一提,魚族可以活上好幾百歲,但是同伴很少,通常都是兩三個在一個區域(一男一女為伴侶),也很少會再和族人聯絡,因為每個地方的生活方式都不同。

點下水墨,轉動我的音符

經過這幾次的回溯後,我發現自己更了解每件事都有其因果。像我從國中時就立志要養兩隻海豚在家裡游泳池中,一隻公的,一隻母的,當時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只知道自小就很堅持這件事,回溯後才知道因為自己和海豚曾經是好朋友的緣故;還有,我很喜歡玩軟綿綿的東西,例如枕頭或是布娃娃這類的物品,抱著它們的時候總會讓我感到很安心,這也許是和我往日喜歡在鯨魚的肚子下玩耍有關也說不定。

事出必有因,每個人的個性、興趣或往後所遭遇的事情,都是有關聯性的。 經過淨化心靈釋放負面的種子與能量後,我看到海水不會再有想要跳下去的衝動,也慢慢放下對海洋極度的不捨之情。耳邊嗡嗡聲出現的頻率變少了,當它們響起時都是呼籲或提醒我做事情要小心謹慎,而不是叫我再回到大海中。海洋對我來說依然是個溫馨、熟稔的地方,有時我還會主動去搜尋與海洋有關係的報導,或是喜歡看相關的新聞。

現在,當遇到事情時,我會用更平靜的心看待它,更會用老師所教導的:「放輕鬆」來面對各種問題。

 

台灣總部 :台中市大里區中興路二段467號 ○ 聯絡信箱 :fuma.mail@msa.hinet.net ○ 預約專線 :04–24876726
上海福馬書院: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106號I幢810室
○ 手機:13701931434  ○ 電話:00286-21-31351949   QQ:1123725887 QQ信箱:112372588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