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懺悔曙光 ─ 我始做大禮拜的經歷曉允

首次聽到大禮拜,是朋友告訴我她在福馬書院,一開始做大禮拜如何的困難,後來做大禮拜如何的舒服,當時聽到「大禮拜」這三個字,心裡有點疑惑,覺得怪怪的,不是基督教才有"走禮拜"的嗎?佛學也有?但是當時心思沒在,也就不了了之。

第二次聽到「大禮拜」,是在我決定報名參加9月份的心靈淨化師培訓課程的那天,鑒於我前一次由朋友一對一回溯,但是我看不到任何畫面的原因,海淨師姐建議我在上課之前多做功課,我問何為功課,師姐解釋說主要就是做大禮拜和誦持心經。這次聽到「大禮拜」,才開始問,什麼是大禮拜,海淨師姐解釋,是禮敬諸佛的方式之一,並且開始手把手地教我。師姐講解了基本的動作要領,也講解了禮敬時心中默念的懺悔、頂禮語言和伴隨禮拜動作所應持有的懺悔心之後,便讓我自己做,由自己發心做多長時間或多少個。

這是我第一次開始做大禮拜。動作倒是不難的,但從心理上來講,一開始做還是覺得有點怪的,畢竟在過去的幾十年中,幾乎從沒有膝蓋著地過,更別說合掌叩首了,並且,伴隨著禮拜的動作,還要心裡默念懺悔。我常常是合掌在頭頂的時候,忘了懺悔詞,"懺悔往昔所造一切身、口、意",還是"懺悔一切往昔……"?所以有時我會合掌站好一會兒,想起來整句話之後才落下來;在頂禮的時候,又常常忘了頂禮的藥師琉璃光王佛的佛號,所以,很多次五體著地,合掌在頭頂,要好久記起來了,才站起來。要說當時有多少真誠的懺悔心,真的沒多少,因為動作、念想上面,還顧此失彼著呢。當天因為在書院時間充足,就想著那我就多做吧,所以一直做到感覺體力有點不支,才停下來。一看時間,才發現,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。感恩師姐的殷殷鼓勵,說第一次做大禮拜竟然能做這麼久,這挺難得的,這讓我有點欣欣然的。

後來據師姐講,其實在做大禮拜之前,我是黑著臉進書院的(可以想想的哦,無盡的煩惱,無盡的計較心,又不做任何美容的我,能不"黑臉"呢?),待做好這個把小時的大禮拜,師姐師兄們都說我臉上的顏色已經完全變亮了。而我這時也才感覺到全身無比的輕鬆,來書院前的沉重、昏沉一掃而光,看周邊的人和物,感覺眼睛清明了,不再是像蒙著一層霧一樣的感覺。並且,心生歡喜。當時我心裡想,大禮拜好比這運動,這是運動後的感覺吧?

比較幸運的是,當天下午的時候,有師姐要拜慈悲三昧水懺,問我願不願意一起拜,我不知道何為水懺,但師姐說機會挺難得的,就迷迷糊糊地跟著兩位師姐拜了,2個半小時哦,又是大禮拜。別的倒沒大的感覺,就是拜水懺的時候膝蓋一直跪著,很疼,腿都要麻掉了,但是,全身卻愈加輕鬆。據師姐們講,三人一起拜水懺,感覺能量很足,我也是全身感覺很熱。正是這慈悲三昧水懺,讓原來自覺挺光明的自己,才知道過去自己一舉手,一投足,一句話,一個念想,就造下了業,都需要懺悔。其實這個時候,我的心弦是被撥動了的,恭敬心,懺悔心逐漸升起。那晚回到家後,看到兩個膝蓋,各一雞蛋大的淤紫。第二天起床,脖子、肚子、腿都是酸疼的,這種酸疼持續了3天才差不多結束。

第一次大禮拜之後,因為距離上課時間已經不多了,這次是連續6個白天上課,我俗人繁務纏身,於是發下願力,要多做大禮拜,爭取到時能全勤出勤上課。願力好發,但執行還會困難重重。第二次再想去書院的時候,就內心猶豫再三,那麼遠……自己還有點事……好懶得動……磨蹭了一個多小時,最終終於出門了,可是走在去書院的路上,全身那個沉重啊,眼睛都困得睜不開,走著路幾乎都能睡著。感覺經歷了千辛萬苦,終於到了書院,開始我的第二次大禮拜。這次一開始做的時候,感覺挺輕鬆的,膝蓋一點也沒覺得疼,我當時有一閃念,這次怎麼沒有傷及膝蓋。結果後來被海淨師姐發現,當我從五體投地起身的時候,雙腳是往前收的,膝蓋當然不用著地,人直接就起來了,難怪膝蓋不疼了。師姐告訴我,應該雙腳的位置不動。恢復正確的姿勢,膝蓋未好的傷再添新創……這次忍著疼,還是堅持做了一個來小時。全身的沉重、昏沉再度一掃而光。然後再跟師姐們一起誦經,等從書院回家的時候,一身輕鬆,一種深深的喜悅充滿全身,感覺是從書院吸足了能量,回家。

衝破了第二次的困難,再來書院,就感覺容易多了。難怪師姐們一直鼓勵說,當你感覺到書院來很困難的時候,那就是你最需要來的時候。只要衝破了這重阻力,就會容易多了。一次次地去做大禮拜,人也感覺一次次比一次輕鬆。後來在書院的集體回溯中,我竟然輕鬆進入前世,體驗了那埋藏在意識深處的"驚秫"的感覺。大禮拜做到後來,隔幾天不做,竟然會覺得全身不自在,總想去做,做過之後,滿身輕鬆。

培訓課程,我如願以償,6天出全勤!!!現在,每次去書院,只要有機會,總要做大禮拜,並且越做越輕鬆。我還真不知道,做多久才會到達我的極限。做大禮拜時,觀想我要懺悔的物件站在面前,最近一次懺悔到自己對爸爸的種種不是,竟然忍不住淚流滿面,不能自禁。所以內心會時時生出一種莫名的感動,感恩諸佛菩薩,感恩上師法王老師,感恩老師,感恩諸位師姐師兄,讓我有這種管道,這個機會,去懺悔這一個靈魂從無始以來所犯下的種種罪業。

也有朋友也會說,佛在心裡,只要心裡有就行了,不在乎形式。我想對於修行高的人,已經無時無處不修行,所以也沒有形式可言。可對於我們這些才找到回家路的方向的人來說,透過各種形式,才能逐步激發內心的恭敬心,懺悔願力。而藉由大禮拜的殊勝,將深重的五毒懺盡,才能幫助個人解怨釋結,身心清淨,逢凶化吉。 大禮拜伴我走在回家的路上!路還很長很長……

願心蓮花圓滿!

台灣總部 :台中市大里區中興路二段467號 ○ 聯絡信箱 :fuma.mail@msa.hinet.net ○ 預約專線 :04–24876726
上海福馬書院: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106號I幢810室
○ 手機:13701931434  ○ 電話:00286-21-31351949   QQ:1123725887 QQ信箱:112372588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