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那些年我在變法的日子悟因
天啊,我居然是王安石!

今年掃墓完後近半個月,弟妹(雲觀師姐)突然打了個電話給我,說:「三哥, 你相信有輪迴這檔事嗎?」我是習佛近七年的在家居士,所以我當下就回了說 :「當然相信。」於是雲觀師姐就簡述了福馬國際心靈淨化中心之宗旨,並請 我上網查看福馬的網站資訊,看了之後,就馬上知會雲觀師姐與老師聯絡,於 4月12日南下去台中與老師會面,會談後,當下就決定報名參加密集班課程,成 為福馬的學員,並與老師結下師生之緣。

自己在現世中之工作經歷為管理者,自己當老闆,是喜歡創新、研發,改變 現有環境、制度的工作者,故回溯前世尋找因緣時,發現自己是在北宋神宗在 位時之宰相─王安石,當時自己不禁打了一個大冷顫。

王安石的變法是歷史有名的,其富國富民之立意是很好的,但最終失敗,落 個憂鬱寡歡而亡,其過程也因堅持己意、固執,得罪了皇親國戚、諸侯、大將 軍、仕紳……,故而雖得到神宗之旨意(不是真心支持的旨意),但諸大權貴們都 是虛應故事,成效大打折扣,縱使百姓傾力支持,無奈以失敗留名於青史上。

王安石接掌宰相時,北宋(神宗在位時)是一個多災多難、外患頻頻、國庫缺 乏,水患與旱災四起,禍害連天的時代。權貴們都為己之私,不但不幫助國 家百姓,反而大肆斂財,促使王安石改革之意萌芽,逐漸成長,最終就是「變 法」。王安石將變法定名為「富國富民」,主意為使國家強盛,百姓安居樂 業,人人都有錢,外敵不敢入侵,呈現國家太平的局面。

王安石變法之緣由:

看著當時水患四起,災區百姓民不聊生,大自然侵蝕的畫面就像汪洋大海一 般,是如此浩大且驚人,河水淹過平原,田地沒了,房子也沒了,百姓的屍體 不是在岸邊,就是漂浮在河裡,處處可聽見人民的哭喊聲,找尋親人的屍首, 妻離子散,一片狼藉。

早朝上,腳踩著沉重的步伐,帶著哀傷的心情,身為宰相的我,代表群臣面奏 神宗皇帝,雖然目前國庫處於缺乏的狀態,但是需要一大筆錢賑災,請神宗緊 急撥款拯救受害災民。我請奏完,當時的神宗只對說我一句話:「你自己看著 辦。」之後轉身就走,結束這次的朝議,我愣住了,回過神時便大喊:「皇 上!皇上!皇上!」神宗頭也不回,全然不理會我發自內胕的痛切呼喊。我回 頭,朝大廳門口方面走,文武百官們隨即讓出一條通路,走到門口時,失神恍 惚,差點跌下台階,還好有兩位門口守衛扶著。我隻身踉蹌下台階,最後跪在 廣場上,仰首向天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接下來的畫面是,我帶著一位書僮和四位抬轎的家丁,總共六人,於夜晚微服 出巡,拜見安西縣的陳太守(當時安西縣的水災是較輕微的),因為平時與他私 交不錯,所以拜託他,先跟他借用三萬兩協助治災。當時因為得不到朝廷的幫 忙,所以就自己想辦法籌錢,能籌多少就籌多少,能救多少百姓就先救多少百 姓。我將籌到的銀兩買糧食,親自發放給百姓,看到受災的百姓們當場向我下 跪,我痛心疾首,留下眼淚道:「老夫……,老夫,愧對大家呀!」一人之下, 萬人之上的我,竟然無能以國力照顧宋朝子民,我的能力竟然如此有限,沒有 做好本份,回溯到這個畫面時,我的心緊緊揪著,痛著。回想這輩子,每當看 到弱勢團體,或是低下階級的人缺乏幫助,總有一汩汩莫名的傷感藉著淚水滑 下兩頰,而我的心也是一樣,一陣陣地抽痛著,這便是當時王安石留下的心結 與肉體創傷,在淨化師的引導下有將這些負面的情緒與身體感覺釋放。

最後,闇黑的書房,只有一盞殘燈,災民的悲痛深深烙印在心中,我獨自流涕 :「誰無父母啊!?菩薩啊!請您告訴我該怎麼做啊!菩薩呀!菩薩!如果要 懲罰的話,就懲罰我吧!誰無父母啊!?」一籌莫展的我,愁苦漫步,心想, 我沒有錢,而有錢人又不拿錢賑災,該如何做呢?幾刻過去,我突然驚覺拍案 :「對!唯有變法!唯有變法!」這就是我下定決心要變法的關鍵畫面,我相 信只有變法才能改善現況,讓整個國家得救。

王安石變法的主張:

這輩子裡,雖然知道王安石以變法有名,但是我對他的變法內容並不了解,以 下是我就回溯當時看到的變法主張條列:

整頓稅賦:皇親國戚交稅賦五成,將軍士紳交稅賦三成,百姓交稅賦一成。

加強軍備與國力:在鄉是良民,在營是良兵。平時無戰事,在家鄉耕種與訓 練,需戰時則上戰場成良兵。

疏通河道:減少水患,並引水灌溉農田,築水壩儲水,以利天旱時使用。

保甲法:五戶為一保,五保為一大保,十大保為一都保。設有保長、大保長、 都長,由較為富裕的人擔任,可互相監督協助,以確保農民的農作收入正常, 使朝廷的稅賦年年增加。

青苗法:百姓無錢,可向地方縣府借錢或借農作物種子來從事生產,一年後繳 還二成利息給縣府。

招賢納士:此為王安石的教育策略,改變往昔朝廷面試之方式,非一人決定而 是由多人決定。重用年輕主力(因此當時遭到老一輩的群臣反對。而我這輩子在 企業培訓人才時,也是由年輕的人員培訓起,和當宰相時的理念竟然不謀而合) 。

整頓朝廷綱常:因為當時朝廷政令無法下達貫徹,無人要負責。下屬也不知上 司是誰,紀律十分散漫。

王安石變法的過程:

王安石從開始要實施變法的策略時,就招募有志之士,一同來探討研究、訂計 畫,但朝廷反對陣營亦炮火隆隆極力阻擋。反對陣營是以皇親國戚為主,而大 臣、將軍、仕紳 地主富人為依附,故王安石在變法過程障礙重重,權貴大臣、 地主富人等並不配合,敷衍應付,使變法主張嚴重落後,引起神宗不滿,對王 安石不耐煩的感覺慢慢加大,這是變法失敗的最大原因。

王安石變法的心境:

王安石從開始的胸懷大志,一心為國,全力以赴,到中期的憂心忡忡,性情大 變,坐立難安,殺了不少地方貪官仕紳,也因此造下了最終失敗的種子。晚期 則因勞心成疾,無法再長期召議政事,故為小人所害,漸漸離開朝政,無法專 心變法,加上接位者─張居正全力反對,最終憂心咳血而終。

我看到我躺在床榻上,額頭綁著白布條,病懨懨且毫無血色,不時地咳嗽,縱 使無力朝政,但是我心始終與大宋帝國以及大宋子民同在,不斷呼喊著:「皇 上!安石先走了!但是誰來救大宋的子民啊!」我在臨終時遙拜皇帝告別外, 亦對自己常持己見,不易接受別人建議,固執而行,傷感不己。嘆!安石走 了!沒有可託付之人繼續完成我的「變法」之業,這股憂民憂國的心在死前依 然很是強烈,故淨化師在這部份花了段時間引導我釋放這股沉痛的負面能量。

惜才的王安石與蘇軾之緣:

在現世中,雖然我對王安石的變法歷史只有粗略知識,但在這次回溯過程中竟意外發現和歷史記載有大不同的地方:在晚期時,我在家中書房挑燈,檢視變法的進度與過程常至四更天,仰頭看天,憂心變法不成,得罪權貴大臣恐招致滅九族之大罪,夜晚獨坐案桌嘆息,鬱鬱不樂。我看到我與蘇軾是當時北宋八大家之一,對蘇軾的才華很是欣賞。蘇軾當時的政治立場與我變法立場是不合的,他常以詩作文,將政治理念與朝廷現象表露,無所避諱。我眼看著正反兩方因變法而造成的紛爭越趨白熱化,而這位才子的文藝鋒芒將會因我方底下的人而招致殺身之禍,為保蘇軾之命,唯有將他外貶,遠離中央,越貶越遠,讓他無法捲入這場黑暗的漩渦,讓他對政念所發言論被越少人聽到(當時蘇軾已因言多高調,得罪不少朝中之人),如此才是對他好的。

綜觀此次回溯王安石的那一世代,與我這一世的悟因,其個性、行事風格、待 人處事都是吻合的。王安石於宋朝變法失敗,而我今生在大陸深圳自創事業, 到移轉事業,在企業所推展的事情都不是很完美地結束,最後也是失敗收場回 台灣,是同一結局。不管我今世多麼地努力,總是差了臨門一腳,所以在回溯 過程把憂心不安與固執不聽他人意見,及人際關係不好的負面種子消除釋放, 期盼下一個事業,能創新改革,變法成功。

台灣總部 :台中市大里區中興路二段467號 ○ 聯絡信箱 :fuma.mail@msa.hinet.net ○ 預約專線 :04–24876726
上海福馬書院: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106號I幢810室
○ 手機:13701931434  ○ 電話:00286-21-31351949   QQ:1123725887 QQ信箱:112372588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