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蛻變藍海

孩提時,天真的我,不相信人終會死亡;及至年長,經歷與家人間大悲大痛的生離死別,對於未知的死亡,更是心中不敢也不願觸及的茫與痛。無知的我,以為這樣便可與死亡絕緣,殊不知自己已

在生死苦海中,往返輪迴了無數次。

年少時,佛法便已悄悄的來到身邊。但業障深重的我,雖聞知這是一條人生的究竟大道,卻始終徘徊在外。對於佛法,不但一知半解,更覺得修行是一件既辛苦又乏味的事。

及至中年,從知道「福馬心靈淨化中心」的存在,到進去修學,期間經過了一年的門外徘徊。感恩佛菩薩不棄,最後還是讓我進入福馬,展開有生以來最奇妙、最有心得的修行之旅。

在這裡,有良師,有益友。每個人似乎都像「武林高手」般,個個身懷「絕技」,高深莫測。缺乏自信的我,置身其中,有著魚目混珠的自卑感。只覺得手足無措,不知如何藏拙。

慚愧的是,剛入福馬,抱持的是懷疑的態度。雖然從佛法各類書籍中,早已知道三世因果的存在,但始終以看故事的心態面對,更遑論可以親自「看」到自己過去累世累劫的因果,覺得根本是件不

可思議的事。
然而現在,一切似乎都改觀了。

到福馬上課是快樂的,新知的汲取,像在乾涸的身軀上,傾盆倒入及時的甘泉;又像是陰霾的天空裡,從烏雲後灑下一道道光芒萬丈的陽光,人生頓感開朗清明。在福馬學習,慈悲的老師不離不棄

,指引我慢慢的找回自信與笑容;還有好多位精進的前輩,伸出友善的手,讓我不再孤單。經由多次的回溯,了解因果,對於人生,驗證到佛陀所言不虛,更明白修行的重要。現在,對於死亡,我已經

不再害怕與徬徨了。

進入福馬,較挫折的是「前世回溯」。原因是一直無法進入深層放鬆。當得知原因可能是前世業障太過深重,或是諸冤親債主的阻擋,便開始勤做大禮拜,懺悔往昔惡業。

剛開始做大禮拜時,前幾天感到全身酸痛是必然的。可怕的是因自己長年有胃痛、腰痛的毛病,所以拜佛時,完全無法感受到法喜充滿,而是全身伴隨著如排山倒海般的椎心刺痛。那種痛,實非筆

墨所能形容,只能說痛不欲生。

幾次想半途而廢,卻又心有不甘。對於前輩們的經驗之談:「不要怕!越做身體會越好!」、「這只是冤親債主的阻擋、考驗!」、「過了就好了!」、「我天天做大禮拜,到今天,再也沒有病痛

找上門!」….…. 等等,覺得根本不可能在自己身上實現。我只知道做大禮拜時,身體劇痛難耐,放棄的心態不斷的湧現腦海。還好老師知道我的鈍根,不時給予勉勵、打氣與督促。只不過當時覺得,

老師的期許是一種無形的壓力,我能通過這項不可能任務的考驗嗎?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,我繼續大禮拜、繼續向冤親債主懺悔、繼續忍受拜佛時身上的痛楚。

不可思議的是,不知道那一天開始,做大禮拜竟然變得輕鬆、沒有壓力,就好像在做一件輕鬆的事一般!之前伴隨的痛,竟也悄悄的離我遠去。拜完佛後全身舒暢,感到身體都變輕盈了!

雖然如此,隔天上班,蜂擁而至的工作壓力,又會讓胃痛、腰痛的老毛病再度找上門。回顧自己一生為人良善,處處為人著想,卻落得百病纏身、即便遍訪全台名醫,卻仍藥石罔效之下場。好幾次

在中心做大禮拜時,想到這裡,不禁悲從中來,痛哭失聲。我只能不斷的繼續大禮拜,為累世累劫所做的惡業,向冤親債主懺悔,我乞求祂們給我機會懺悔迴向,也祈求讓我擺脫二十幾年來的病痛!

前一陣子因胃痛,又到醫院拿了半個月的胃藥,本不抱任何希望。沒想到藥才吃兩三天,竟然發揮藥效了,這是以前未曾有的事,我相信這是身旁的冤親債主願意接受我的懺悔了,同時知道自己還

要繼續努力做懺悔。

至於陪伴我多年,一直不願放手的安眠藥,也在前一陣子讓我打入冷宮了。失眠已不再困擾我,更不再令我恐懼害怕,靠著大禮拜懺悔、誦經持咒迴向,以及老師不斷的指導與鼓勵,沒想到竟然有

這麼一天能揮手向它說「拜拜!」一切的一切,只能說,太感恩了!

對於無法進入回溯一事,在勤做大禮拜懺悔懺悔後,慢慢的,我已經可以回溯前世了。現在,我進入深層放鬆速度之快,連自己都覺得訝異。只能說大禮拜懺悔的力量,真是不可思議!

近一年來,在老師身教與言教的耳濡目染之下,我已經會時時提醒自己:凡事「知道就好」、「不用在意」。現在,學習放輕鬆、誦經、持咒、打坐、修行,已成了我生命的重心。雖然自己的功夫還

屬入門階段,但跟在老師身邊,我一點也不擔心退轉。覺得自己雖像一隻不起眼的毛毛蟲,卻已逐漸在蛻變之中。感恩佛菩薩為我所做的一切安排!感恩在我身邊的所有善知識們!


台灣總部 :台中市大里區中興路二段467號 ○ 聯絡信箱 :fuma.mail@msa.hinet.net ○ 預約專線 :04–24876726
上海福馬書院: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106號I幢810室
○ 手機:13701931434  ○ 電話:00286-21-31351949   QQ:1123725887 QQ信箱:112372588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