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
【 內蒙古動物奇遇記 ─ 敖魯古雅的馴鹿 】

我的膝蓋有退化性關節炎的憂慮,臨行前在台灣福馬中心擦佛堂,做大禮拜,誦〈大悲咒〉。相隔二十四年,今年七月九日懷著期待與興奮的心情,跟隨老師到大陸結緣。到內蒙古的當天晚上,我已明顯覺得腳不痛了, 佛菩薩的加持真不可思議……。

在內蒙古的第二天行程有五百公里之遠,天氣十分地很好,白雲靄靄,朵朵貼近地面,仰頭是一大片的藍天,我有時會幻想哪位天人正在雲上自在地行動著。草原很美,綠意漾無邊,沿途種上油菜花的景觀,黃綠之間更加盎然,山連山的曲線優雅怡人,此時感覺它的線條是活的,會動的。那裡有一條河因冬天也不會結冰,故名「不動河」,然而杜鵑湖(位於阿爾山國家公園境內)是大家所公認最美的湖。雖然內蒙古經過世代的征伐,但此處確如仙境一般,微風吹來,賞景,休息,沉思,打坐,令人忘我,忘了時間。

在莫爾道嘎國家森林公園的伐木古道中,當一行人正忙著拍照,欣賞著白樺樹時,卻聽到我忽然大叫一聲:「啊!」有一隻蜜蜂蜇了我的大腿!這天我所穿的褲子有兩層,且是直筒,褲長足可蓋住布鞋,蜜蜂竟然神通廣大地飛進褲子的第二層咬了我。在掀翻了兩次褲子之後才把牠放了出來,不過此時牠已奄奄一息,老師慈悲,為這隻蜜蜂念佛歸依,祝福牠往更好的世界去。這是我在內蒙古遇到的第一個動物奇遇。

在呼倫貝爾最北之處的根河市,我們來到熬魯古雅 ─ 使鹿部落,看原生態的馴鹿,據說這個部落已有一萬年的歷史了。馴鹿吃的是蕨類植物,且很有靈性,又稱「聖誕鹿」。途中結識了一位就讀北京交通大學,利用暑假自助旅行、當沙發客的學生,他來此地作研究報告,我與他聊著聊著,來到了一群馴鹿休憩團聚的地方。這裡有隻鹿王的角長得很漂亮,大家與牠拍照留念後,我在旁邊的樹幹各各綁上紅色的吉祥帶,祝福這邊的有緣大眾。不久之後,有一隻原本趴在地上的鹿竟站起來往我靠近,我當下的反應是:大多數的動物看到紅色都會攻擊人(像:牛、火雞、猴子之類的動物有這種情況),我嚇慌了。我記得當下我依序躲了四個地方:大學生、淨定師姐、了華師姐以及樹的後面,但我發現都沒有用,這隻鹿依舊逕自追蹤我的去向,我心想:「大家都拿著吉祥帶,為什麼牠只追我呢?」後來我聽到老師開口說:「淨願,用你的吉祥帶把牠引來老師這裡。」我手拿著吉祥帶在牠面前快速地揮了三兩下,就快步地往老師的方向跑,果然牠就追過來了。老師對著鹿說:「鹿啊!老師幫你綁吉祥帶,要乖乖地。」不過此時這隻鹿似乎還想追我,老師說:「淨願,牠認識你,牠知道你,你應該停下來跟牠說話,跟吉祥帶沒有關係。」聽到老師這麼說後,剛剛的緊張心情瞬間消失不見,我慢慢地走過去安撫牠,拍拍牠的背,和牠說:「你要乖乖的喔!」我發現牠變得很溫順,不像上分鐘一直快節奏地竄動,我也摸了摸他的鹿角,而牠將頭斜一邊,用鹿角蹭了蹭我,像在撒嬌似地……。一會兒,老師接著說:「淨願,牠是你前世的親人,多跟牠說話。」我不自覺紅了眼眶,憋著淚水,還是說:「你要乖,要乖乖的喔!」然後老師開始對所有的鹿群說法,教導牠們如何修學《大般若經》,正當老師說到一半時,這隻鹿繞過了我們,繞過了樹木,繞過了牠前面的鹿群,走到老師身邊,四腳輕緩地曲下,靜靜地趴在老師腳旁聽法。我們當下感到真不可思議,所有生物真的都有靈性!最後老師為這隻鹿取法名為「善根」,並對牠說:「善根啊!你是這群中最有智慧的,你要帶領牠們一起修行《大般若經》,當牠們的榜樣與模範!」。

接著我們繼續往這片樹林後面前進,直至到了盡頭才又折回來,當再次經過這些鹿群的時候,善根竟然獨自離開鹿群,朝我們的方向走來,牠朝我看一眼之後,走到老師的身旁與老師併行,原來牠是來送行的!送了很久,老師對善根說:「走很遠了,可以了,我們的車子載不下你。」不過善根還是繼續跟在老師的身旁走著,在快到出口時,善根終於停下來,而我們跟牠揮揮手道別。這是我在內蒙古遇到的第二個動物奇遇。

回台後,有機會請盛蓮師姐幫忙閱讀我與小蜜蜂的因緣:有一世,我是一位調皮的小男孩,在玩的時候搗毀了一個蜂窩,當時死了好多好多的蜜蜂,經過了輪迴轉世,這輩子咬到我的這隻蜜蜂,就是前世的蜜蜂夥伴之一。這輩子牠遇到我不太記得自己要做什麼,只認得我這條靈魂的氣息,便跟著我,潛意識知道一定要咬到我。在牠咬了我之後,覺得身體痛不欲生,不過了卻了一個願。我聽完後,心中難過:「蜜蜂啊!淨願也不喜歡與人結怨,然而過去的年少無知卻造成了你們家破人亡的過錯,真是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。」

而我與善根的因緣故事:某一世,我與善根是內蒙古這裡的公主,我是姊姊,善根是妹妹。我當時很喜歡唱歌、跳舞,天天穿得很亮麗,也很喜歡去看草原,以及與動物玩。善根相對地較文靜,喜歡做家事,做女紅,會做一些衣服、配飾送給姊姊。後來我大約在二十歲左右就因病往生了,姊妹情深,善根很想念我,傷心欲絕,最後走上自殺這條路。善根已在那裡輪迴,當了好幾世的鹿,生了很多子女,對姊姊的情放不下,對子女的情也放不下……。在我們要離開敖魯古雅時,牠來送行的原因是:看看姊姊,跟著老師,希望來世能接觸《大般若經》。

小蜜蜂啊!善根啊!我在遙遠的台灣會誦經迴向給你們,希望你們有緣可以學習佛法,修行《大般若經》。

據司機先生說,內蒙古一年中有三個月是好天氣,九個月是冰天雪地。此行中老師常關心學員們的身心狀況,而途中都會停下來與靈界、無形眾修法、說法,撒五色米、淨水,綁吉祥帶。老師言語中透著:「多少的年代下來,在這個地方生活多不易!多艱辛啊!更經歷代征戰,應該多關心他們啊!」 我的認知粗淺,以前的結善緣,僅有四週圍的親朋、好友。感恩老師,老師悲天憫人的情懷,甚至擴於虛空中的靈界與無形眾,讓我領悟到「廣結善緣」更深層的意義!


感恩大般若佛母,感恩十方法界諸佛菩薩,感恩上師仁波切,感恩法王老師,感恩一切護法菩薩。

願心蓮花圓滿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福馬台中學員 淨願

 




台灣總部 :台中市大里區中興路二段467號 ○ 聯絡信箱 :fuma.mail@msa.hinet.net ○ 預約專線 :04–24876726
上海福馬書院: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106號I幢810室
○ 手機:13701931434  ○ 電話:00286-21-31351949   QQ:1123725887 QQ信箱:1123725887@qq.com